?【设为首页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湖南亚博app官方 >

当我们谈论阅读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?

时间:2016-05-06 08:32点击:次
   不少读者在市图书馆认真阅读报纸和书刊。(记者 方阳 摄)

在数字出版的冲击下,新兴实体书店兴起的同时,传统的实体书店却不无忧伤地考虑关门歇业。卖书与买书的背后,读者的阅读方式与阅读内容,悄无声息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为什么如今阅读的人越来越少?那道横亘在纸质阅读与电子阅读之间的鸿沟,究竟能否跨越?关于如此种种,人们开始思考——

当我们谈论阅读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?

记者 曾明辉

4月23日是“世界读书日”,离主城区不远的窑湾老街西头,杨梅洲正中相对的位置,一处自产花卉的杂乱花圃内,花工李新之正往三轮车上搬花。他坚持阅读了好些年的《南方周末》与别的书籍,乐于通过阅读,关注与思考个体的选择与创造。

喧闹城区的景象,与这里判若两样。当天,市图书馆和各个书店密集推出经典阅读之《中国童话》、书友分享交流会等各种各样的读书活动,以柔和的方式,将人们融入阅读的领地。一系列书单也大量涌现,用“今天你读书了吗”这样尖锐警醒的问题,考问着人们。

李新之并不知道这天是“世界读书日”,常来花圃的知识分子告诉了他。他们在杂乱的花圃内谈论读书内外的事。花圃内摆放经年的枯树桩,挨近地面部分又抽出了新芽。一些花苗在铁架上、屋墙上不经意生根,显现出顽强的生命力。来这里的人们说,这是一块“风水宝地”,阅读让李新之的面容,与久居在这里的人们区别开来,显得独特有趣,并与这些植物们一样顽强。

“世界读书日”的喧闹过后,读书话题在人们的日常生计中渐趋湮没。李新之这样曾经视深度阅读为灵魂养料的读者,在年前换了智能手机后,不再坚持纸质阅读。关于阅读的深度反思,开始呈现在理性思辨者的视野里。

阅读环境更舒适

4月23日上午9时30分,城内的杜鹃花成片盛开在各条主次干道的时节,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从暴雨中窜出,奔向雨湖路的市少儿图书馆绘本馆。一场关于龟兔赛跑的手偶剧,马上就要在这儿上演了。从这一天起,“足不出户”的所有绘本,可以外借了。

在倡导全民阅读的氛围下,湘潭目前的阅读环境,可谓是“读书人的春天”。河东地区开设了两处24小时自动图书馆,湖湘公园、雨湖公园等四个公园,开设了免费书屋,在乡镇开设了“农家书屋”,一些集售书、咖啡、文创为一体的复合型书店,也在河东地区的商业繁华地涌现。

不同的阅读场所,走入的人群有明显差异。图书馆与传统书店里大都是中老年人,新兴的实体书店以年轻人与儿童为主。“足够经典的畅销书,便会转为长销书。”在湘潭步步高二期商场的弘道书店,《追风筝的人》、《岛上书店》、《解忧杂货铺》等畅销书籍,摆放在显要位置。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等书籍,被店长贺靖洲称为长销书籍。

经典读物的销售量,往往借书单的推荐陡增。“花两个晚上看完《岛上书店》,爱与被爱的能力、付出与接受的意愿,能拯救陷入孤独绝境中的我们。”曾在湘潭县石鼓镇上班的80后女孩张银华在微信朋友圈写道。

公共阅读空间越来越雅致舒适,这与作家海明威在没钱买书到莎士比亚书店租书看的情景,迥然不同,“第一次踏进书店时,我非常害羞,也没有足够的钱从店里租书。”在单纯的爱书人西尔维亚·比奇《莎士比亚书店中》,海明威在序言中写下自己的窘迫。

有人阅读纯粹为了自己,也有人走进图书馆或书店,是为了孩子。各个新兴实体书店主推亲子阅读区,市图书馆、市少儿图书馆开展手偶剧场、绘本外借,即是这股亲子阅读热潮的集中显现。

4月23日,爱阅读的张女士在带女儿到医院打针前,特意与她到绘本馆借了几本绘本才离开。“女儿说打针的时候,看看书,时间也过得快些。”

这股亲子阅读热潮,与崇尚阅读的德国人有了接近之处。在疾驰的地铁车厢里,在医院的等候室里,德国人都安静捧书阅读。他们的阅读习惯,大多是从青少年开始的。

在种种迹象显现阅读热的状态下,在我们身边究竟还有多少人坚持阅读?日前亚马逊发布的2016年“全民阅读”调查报告,从整体层面给我们的解读提供了参考。这份覆盖全国500多个城市、11000多位受访者的数据样本调查显示,大部分受访者已培养了阅读习惯,超过八成用户每天至少阅读半小时。

但这份调查报告具体落到湘潭,值得警醒。身边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段子。几个人在谈论书店,一个年级偏长的女同事听见了,满心关切地反问,“你是疯了吗?现在没几个人在读书,开书店基本上是亏本。”随机采访不具有代表性,但在阅读圈外,人们普遍慨叹,工作后阅读越来越少。

为何缺乏阅读习惯?

凯文·凯利在《必然》中描述的一幅未来画面,从早至晚,生活与工作各个环节都通过屏幕阅读来实现,他把这种未来的阅读方式称为“屏读”。

这一称谓比较少见,但这一行为充斥我们的生活。不少人面对“今天你读书了吗”这样的提问,面带惭愧地回答,“好久没读过了。”但事实上他们并不缺少阅读——在等公交的空隙,在医院门诊排队等候时,在上课、开会、走路时,他们几乎随时都在阅读,只不过阅读载体从传统的纸质书籍转向了手机、kindle等电子屏幕。

关于这种阅读习惯的转变,在亚马逊的调查中有所显示——电子阅读普及率近三年连续攀升,56%的受访者表示,电子书提升了阅读总量,其携带方便、价格实惠、使用便利。“作为一个IT男,我几乎不在实体书店买书。需要什么资讯,直接在网上查询或购买阅读更方便。”在河东某事业单位上班的邓先生称。

从纸质阅读到电子阅读,倘若转变的只是阅读媒介,除去个人阅读习惯本身,对整体层面上的阅读来说,并没有多少差异。但随着阅读媒介的变化,人们阅读的内容也在无形中发生转变,转向碎片化阅读,甚至连阅读习惯与思维习惯,都开始转变。

Kindle阅读神器兴起之后,从事文字工作的丁小姐火速购买了一个。一开始她的热情很高,下载了不少近期想读的书籍,但一个月之后,Kindle就被她“束之高阁”了。阅读的内容,也随之从整本书的深度阅读,降至手机的碎片化阅读。“基本上还是用手机,读一些七七八八的资讯与短文。”

“电子阅读比较便捷,对一般人度过闲暇时光比较合适。但如果把读书上升到修养心性或学问研究的高度,电子阅读显然不适合,因为它没有书香气。”湖南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张晚林平时也会通过微信等网络渠道,了解专业最新动态。但他承认,夜深人静时的纸质阅读,思想更深入,更能促进思维力的培养。

他认为,碎片化阅读几乎停留在表面上,既不成体系,也不成结构,读完之后感觉什么也没留下。屏读对深入的、细致的、安静的阅读而言,是一种抛弃。

一些读者享受着电子阅读带来的便利,但内心仍藏有一种“纸质阅读”的情怀。“在自己的书本上做一些笔记,记下疑惑,或是需要补充查询的东西。电子阅读尽管可以‘做笔记’,但缺乏那种特殊的、有个性的触感。”80后姑娘胡晓晖从湖南科技大学文艺学专业毕业,工作后仍一直坚持阅读。

美国资深书虫乔·昆南在《大书特书》中这样写道:“需要占有纸质书而不仅仅是电子版的人,在某种程度上是神秘主义者。我们相信书本有转变的魔力,可以把黑暗变成光,把虚无变成存在。”纸质书强调的这种占有感,更容易让人进行重读。

在阅读时间、阅读方式发生变化后,阅读内容也发生变化。放眼身边读纸质书的人,大都读“有用”的书,只在面对考试时才读书。修身养性、增长见识等“无用的书”,平时很少有人问津。

真正热爱阅读的人,阅读媒介并不影响阅读。但令人担忧的是,纸质阅读过渡到电子阅读层面后,很多人进入一种“不再读书”的状态。“上班这么忙,哪有时间读书。”这成为他们的普遍“心声”。仅存的阅读时光,缩回到亲子阅读时间。

时间不够,只是借口。真正热爱阅读的人,时间并不成问题。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人到中年,“上有老下有小”,但仍坚持阅读。在碎片化阅读的背后,我们呼吁深度阅读。

阅读是“灵魂里的糖”

“阅读对你来说,意味着什么?”把问题抛向大约喜欢阅读的人。

“与好书相遇,便是与优秀的人对话。”网友“太空微生物”说,阅读让他的人生更丰富。

“灵魂里的糖。”在北京安家的湘潭籍文艺青年梦马回答,随后补充:“这是以前听到的。我想到的是,意味着灰暗时间里的闪光,意味着琐碎现实里的远方召唤。”这是所有回答中最文艺的。

热爱阅读的人如孟德斯鸠所言:“喜欢读书,就等于把生活中寂寞的辰光换成巨大享受的时刻。”这些书籍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们的生活,塑造他们的世界观、人生观,乃至见识与趣味。

普通的一天,年过半百的诗人曾庆仁从超市买完菜,回家做饭洗衣,忙忙碌碌到了夜里,终于可以静下来,翻阅床头的书籍了。床头书籍已经换过了,但书名并没有变——仍是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。这本尼采的名着,他已经拥有不下10个版本了。

“阅读与写作对我来说,就是生活本身。”曾庆仁说。他是湘潭医卫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体育老师,尼采对他的影响,几乎全部投射在他那上、下册的《虚度一生——一个诗人的精神自传》里。这本耗费他三十年时间、在缝纫机上手写的书籍,人们无法用诗歌、散文、小说之类的文体来界别,更难以将体育与诗歌、居家男人与诗歌狂人这些几近于相悖的因子放在一起看。

阅读的体会,会不经意体现在写作的文字里。也有些阅读,意味着生活方式的转变。不少读者,因为喜欢阅读村上春树的作品,在读到他的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,便开始爱上了跑步。

“一直都有跑步的习惯,但读到村上春树的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后,所有感官都纷纷开启,会听到风,闻到花香,思维更加跳跃,关于跑步的感觉,变得都不一样了。”胡先生每天沿着湖湘公园跑步。

《论语》,根据人的天赋和态度,分为四个等级——生而知之、学而知之、困而学之、困而不学。对大多数实用主义者来说,在心存困惑时翻阅书籍,“困而学之”型居多。

去年五月,即将结婚的阳先生读到提摩太·凯勒的《婚姻的意义》。“凯勒认为,婚姻的意义就在于彼此帮助,成为未来荣耀的样式,并用具体事例,探讨如何获得幸福婚姻。”阳先生当时和妻子在沙发上“接力”读这本书,边读边反思,收获很大。

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”,通过阅读与行走,可以更好地感知这个繁复的世间,让人生更加充盈,充满更多种可能。湘西作家沈从文曾经写道:“我在读一本小书的同时,读一本大书。”在离开湘西奔赴北京后,他的日子一度过得穷困寂寥。自称为“乡下人”的他,一边感念大城市进不去,另一方面,将最淳真的文字,留给了他的家乡。这种特殊的人生经验,让他在“大书”与“小书”之间游刃有余。

在阅读中享受乐趣,正如世界读书日的宣言所表述的,“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们,无论是年老还是年轻,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,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,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,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文学、文化、科学思想大师们,都能保护知识产权。”

延伸阅读

靠节日提醒的读书日背后——

每天都是读书日

记者 曾明辉

前不久中国作家曹文轩获得安徒生童话奖后,童话元素被广泛投射到今年的读书日活动中。靠节日提醒的读书行为,在近年来日趋丰富的读书日活动中,逐渐明显。

博尔赫斯曾说,“如果有天堂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”图书馆往往充当读书日活动的主要角色。3月18日 “书香湘潭”全民阅读活动启动后,市图书馆围绕特定的阅读主题,先后举行了知行讲堂——《无悔的人生》、经典阅读之《中国童话》系列、奥斯卡经典影片回放等活动。

读书日的背后,是对全民阅读的倡导。今年,已是全民阅读连续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第三年。市图书馆馆长李翠平称,近两年的阅读氛围比原来好很多,“以前图书馆借书的人数不是很多,开设24小时自动图书馆后,电子借阅平台的开放,图书馆借书的人数与册数几乎成增加。”

在倡导全民阅读的氛围下,湘潭新增公园书屋、农家书屋,各高校的图书馆也陆续对外开放,更大限度地方便市民,满足其对阅读的需求。据市图书馆相关人士透露,今年,我市还将建设一个市图书馆河东分馆,目前正在紧张筹备选址工作。

阅读环境越来越好,但不爱阅读的人仍不少,全民阅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《读库》曾加印过一张极为经典的黑白明信片,震撼无数人的心灵。明信片显现的是,1940年10月22日,位于伦敦肯辛顿的荷兰屋图书馆被德军几乎炸成废墟,三个绅士安静地停驻其中,捧书阅读,令人心生敬佩。在倡导全民阅读的背后,对读书人来说,阅读早已是一种日常生活,每天都是读书日。而在当下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,对那些不阅读的人来说,缺少的正是这样宁静的心灵与定力。

通过有效的经典阅读,与不同的思想进行交流与碰撞。读书日的真正意义,兴许就在于提醒人们,它并不只是一个仪式,更是一种回归阅读的善意提醒,让阅读成为一种全民生活习惯。

>>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